010-84549822

 

第2期滑雪族 出品

剑心,擅长双板自由式雪龄十年,自由地带滑雪俱乐部和雪具店经营者。剑心与志同道合的老公一起,把自由地带带到了崇礼、北大壶、沈阳等地。留着齐刘海的她有一头柔顺的长发,身材小巧动态轻盈,脸上总是带着灿烂的笑容。

从创办日本滑雪网开始,高山就一心要把世界各地的滑雪度假地介绍给中国的“雪疯子”们。今天,日本滑雪网已经成为国内年头最久的境外滑雪产品提供商;从2014年的雪季开始,他们在南北半球的全部线路将会打通,开始全球发团。

从公司年会与滑雪结缘

和很多“雪友”第一次接触滑雪的过程一样,剑心爱上滑雪是因为一次平常的公司年会:“当时我还是个软件工程师,在IT行业里男孩子多,我本身的性格又有点儿像男孩儿,同事们一招呼我就上了雪道了。”初学者的过程其实都相差无几,剑心踩着雪板一路孜哇乱叫着冲了下来,摔了个七荤八素。回去之后一回味,觉得“咦?这个东西不错”,于是就拉上老公一起一路滑了下来,滑出了十年的雪龄,与滑雪深深结缘,更把滑雪运动变成了夫妻二人的共同事业。滑雪运动这种被圈内人称作“白色鸦片”的健康毒品,让剑心和她的老公都是“中毒已深”:“为什么叫鸦片呢,显然就是说你只要喜欢上了,进入到它的世界里面,你就会无法自拔。”

“摔出来” 的师徒缘

京郊南山滑雪场有一条难度非常大的雪道,从上到下“全是大包大坑”,当时国内专业运动员没有几个能很舒服漂亮的从那条道上滑下来。剑心拉着老公选择跟那条道死磕——摔了个“稀里哗啦,但觉得太好玩儿了太刺激了”, 不断的在那条道上练习,结果引起了南山雪场董事长卢建的注意。“卢总是国内滑雪大腕儿里面的超级发烧友,自己也很喜欢教学;我们两个当时自己练习的十分努力,因此当时他也看中了我们这一点,说那你们两个来吧。我们很幸运的遇到了他。”

教会了别人,卢总自己不但有成就感,另外那条他参照国际雪场的标准造出来的很难的雪道,也有人可以以专业技术enjoy和欣赏了。于是,剑心两口子和卢总学起了滑雪:抠动作、抠细节、抠姿态,连着学了两个冬天。同时他们又泡在了绿野的网站上,在那里也遇到了一位很好的师父:“我们当年很幸运的是在民间滑雪高手里面遇到了教学、技术动作水平最好的人,这是我们的运气。”

初见粉雪如鱼得水

从此,两个人几乎把周末的时间全都放在滑雪上,不但自己滑,还组织大家一起滑,报名、联系交通、组织饭局、义务教学等等,让他们两个也收获颇多:“我们总觉得能把技术交给大家,大家能一起进步,一起去玩儿,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2008年,南山滑雪场举行了第一届业余猫跳比赛,剑心以突出的个人技术获得了女子组冠军,为自己赢得了赴日本北海道滑雪的机会:“我们国内是大陆性的气候,下不了那么大的雪,到了那边以后真的是疯掉了。北海道的粉雪是无敌的,踩进去直接到胸口,基本上是像在雪里游泳。那是我第一次滑自然粉雪。虽然是第一次,但由于之前在南山的雪道上特别训练过,掌握了一定的技术,所以我们去了之后很快就上道了,如鱼得水,觉得太美了太爽了!人在雪上,雪沫就在雪板的两侧飞溅,可以说是雪友所追求的最高的境界了。打一个比方,就好像乘坐海上快艇,速度跑起来之后,水花四溅的那种感觉。而不同的是你可以控制自己,会有一种征服的快感。因为你在不停的超越自己。”

从电脑前到雪板上

然而,软件工程师的工作开始影响到剑心的健康,她的颈椎出了问题。两口子当时开始运营自己的软件公司,经营的很好,但剑心的颈椎病越来越严重。他们两个都明白,不能再这样总在电脑前坐着了。“当时觉得这个工作真的是会减寿的。恰好南山的卢总非常希望推广安全滑雪和趣味滑雪,他提出来希望交给我们来做。我们本身也不想再继续做原来的东西,而这边又正好有这样一个机会能让我们把爱好做成事业,我们就这样一拍即合。”

2009年,剑心和她的老公一起,创建自由地带滑雪俱乐部。两人始终秉承着一个宗旨——推广滑雪的正确技术和理念,传播滑雪的乐趣:“我们俱乐部的教学部分在普通爱好者当中很有名气。我们希望尽可能把掌握的东西再继续传下去,带出来很多可以享受自由式滑雪,享受粉雪快乐的人;以及享受在技术动作提高之后,可以突飞猛进的那种快乐的人。”

学会规避不必要的风险

剑心认为,大众对滑雪运动存在一个认识上的误区,以为跟朋友学几个动作就可以,没有必要去缴那个每小时一两百块钱的教练费,而国内雪场教练也存在水平不一的状况,所以造成了初学者往往都是自己摸爬滚打摔出来的。可是技术动作没有打下良好基础就会造成隐患,不但容易造成危险,时间久了也非常难纠正,而且等到了一定程度会出现瓶颈,再提高就很难,更体会不到滑雪的终极乐趣。

滑雪伤害的原因往往正是技术动作有问题,或者是滑雪者轻视低估了它。国内大众对于户外运动的安全意识往往走两个极端,要么是完全没安全意识,要么就是对危险估计过高因而干脆不去碰:“滑雪运动有速度感,人会本能的恐惧,所以要想滑的安全,就首先技术动作就要准确,就可以规避不必要的风险,不用付出代价的享受它。”剑心说。

自打把爱好变成了事业,剑心严重的颈椎病居然神奇般的好了,从转行之后五六年都没再犯,这应当属于滑雪带给剑心的意外收获。

在雪场上找到完全不同的自己

中国北京正在申请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承办权,一定会对大众滑雪产生很大促动。剑心最高的目标就是希望中国的滑雪产业可以健康的发展壮大:“全民健身这件事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件好事,尤其是冬天,在户外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滑雪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为什么不让更多的人了解呢?”

“滑雪给我带来的最大收获是你始终在从事着一件快乐的事——不管是开店、做俱乐部、教学还是出去玩儿,我们的身边永远是一群和我们有共同爱好的人。这是其他任何一个行业都不太可能带给我的感觉。我们俱乐部会员从事什么职业的都有,但是我们每次在一起的时候都有讲不完的话题,因为滑雪的过程中有太多的乐事可以去分享,甚至糗事都是快乐的。”

与剑心的交谈是一件轻松的事,她的快乐是非常具有感染力的,她说话时语言的逻辑性十分突出,同时她的活泼与开朗也会将你深深触动和感染,会让见到她的人十分奇妙的直接感受到滑雪的魅力。

“热爱滑雪的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骨子里都蛮有激情的。很多人在平时生活中是属于比较闷骚的类型,真正上了雪道以后,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活力四射。我建议你一定要去尝试一下,很可能会找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剑心笑着说。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