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549822

 

第6期滑雪族 出品

李臻吾这个名字,国内外雪圈里不少资深人士都知道。李老师在瑞士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期,之后移民美国,专业背景是IT工程。滑雪一度是他的副业,利用业余时间获得了美、加两国职业协会的高级滑雪指导员资格,从此一教就是30多年,至今仍是滑雪行业里屈指可数的多语滑雪指导员(中文、英文和德文)。李老师今年72岁,他教过的学生里面年纪最大的73岁。“人生七十古来稀?滑雪八十何稀奇!”现在,滑雪是李老师这辈子想继续好好做下去的事情。

见过李老师工作状态的人都说他高度敬业,管理严格;然而我们见到他,最先感受到的却是温和谦逊、爱笑和幽默,其次是他的姿态——腰板挺的倍儿直,沉重的双肩电脑包被他一甩就背上肩头,走路带风,三两步就把我们甩在后面。采访小组的平均年龄还不到他的一半,但他的速度让大家都有些跟不上。

到今天为止,李老师滑了58年的雪,足足62个滑雪季;现在他一年当中差不多有一半时间在雪场,除了南美洲以外,几乎滑遍了全世界。除了自己,李老师的儿子、女儿和老伴都在从事与滑雪教学相关的工作,家中的第三代也正在滑雪的乐趣中成长。对于他来说,滑雪就是“从一个人的自在,到带动一家人的健康,最后到一群人的精彩。”

直呼惨痛的三周

1950年代,13岁的李臻吾被家人送到瑞士达沃斯学德语。到那儿之后不久就是圣诞节,接着是三周的寒假,天天跟同学一起滑雪:“我当时不会讲德语,老师讲动作的时候我听不懂,摔跟头就摔了三周。当时的滑雪服还是那种紧身厚绒的,三周下来,把裤子举起来对着灯一照,是透明的!”李臻吾老师将这段经历称为“惨痛”,三周过后,他“发誓再也不滑了。”

当时惨痛的三周,却成为一段滑雪人生的开端。“为什么摔了三周最后还是去滑了呢?有两个条件很重要,一个是环境,一个是动机。在瑞士的冬天,孩子们在一起的户外娱乐就是滑雪,这就是环境。动力则是来自滑雪的乐趣跟刺激感。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游戏机,连电视都不容易看得到。一下课,大家就穿着雪板在小村的雪坡上滑。那里没有什么索道,但是有人安了个引擎,带动一根绳子在转。你把绳子抓住,嘭的一下就给你带上去。你不去,你的朋友和同学都在那儿玩儿,所以这就是我所说的环境问题。我就这么样子,继续下去了。”

多年之后,李臻吾移民美国,担任跨国IT公司的国际项目经理。美国同事说,你从瑞士来的,滑雪滑的那么好,一定也能教会我们,然而却 “怎么教都教不出一个样子来——因为我还不懂得怎么教别人滑雪。”从此之后,李臻吾就开始了系统学习,并先后获得了美国职业滑雪教练协会(PSIA)和加拿大滑雪教练联盟(CSIA)的高级指导员资格。

1980年代,IT行业高压与超负荷的工作威胁到了李臻吾的健康:“当时我每周工作六天,平均每天工作超过14个小时,工作压力造成了身体的衰退,促使我走出门外去滑雪,也开始教别人滑雪,”从此,滑雪从他的业余爱好,变成了副业,也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回国初探雪场的思考

2002年,李臻吾在广州工作,偶尔的机会来北京出差。听说京郊有滑雪场,兴趣一下子就来了,背着雪板和雪鞋就直奔雪场。在某雪场接待处,售票处的小姑娘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先生,滑雪很危险的”,这让在欧洲阿尔卑斯山区度过少年时代的李臻吾感到十分错愕;同时他也意识到,业内人的观念正从一个侧面,折射了中国大众滑雪产业在当时的发展状况。

于是,在北京的那段日子,李臻吾每个周末都要去体验一家雪场,三个周末下来,有了非常直接的感受——中国大众滑雪产业发展潜力巨大,但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回到住处,李臻吾怎么想都觉得不是滋味,他自己从1980年代开始就在北美从事专业的滑雪教学工作,熟知世界大众滑雪发展的现状与趋势,更有一大把与滑雪相关的理论和实践精华;如今中国大众滑雪刚刚开始发展,他希望能通过做些事情,把国外的经验与理念带回中国来。

过了一阵,别人对李臻吾提到了中国滑雪协会。于是他找到地址,打着车就去了。没有预约,直接敲门,见到了协会现任秘书长田有年先生。李臻吾向他自我介绍背景并表达了愿望。从那开始之后的九年里,李臻吾一直担任中国滑雪协会的高级顾问,他的工作之一,就是引进国外的先进教学体系,并与中国的现实状况相结合。李臻吾与中国滑雪协会共同组建了第一批和第二批中国滑雪协会特训队,两队人被交到李老师手里,“教他们如何去教别人。”

2007年,李臻吾开始思考产业宏观发展的方向,并以中国滑雪产业长期规划为目标,绘制了一幅中国滑雪学院蓝图。这套蓝图包括产业内专业学科规划与业内人才的培养方向——“压雪车、造雪机和索道的开发、制造与维护,背后是机械工程和电机工程的知识;新雪场的开辟或场地工程建设,需要测量工程、土木工程、环保工程和排洪工程知识;滑雪指导员或医疗救护人员的工作,需要心理学、救护与医疗知识;雪场的整体经营和项目的推进,需要工商管理或项目管理的人才参与...我这个年纪我还要什么呢?我的专业背景是电机工程和企业管理工程,滑雪是我的副业,我希望培养国内的年轻人,希望国内的大众滑雪可以有良好、健康的发展。”

在李臻吾的推动下,中国优秀的滑雪人才被先后选送到海外培训,“让他们多看,多了解”。很快,他还会组织包括董事长、总经理等在内的雪场管理层,去国外参观一些“和他们的雪场非常类似的滑雪场,了解、学习他们的经营与管理经验。为什么国外的雪场可以五十年、七十年、八十年的经营下去呢?我希望他们可以在这个部分获得一些经验,”李臻吾说。

在李臻吾看来,相比那些世界知名的大型雪场,一些规模较小,但经营历史悠久的雪场,对大多数中国雪场的经营者来说,更具有参考价值:“我计划2015年春天为中国滑雪场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组织一个总裁班,去国外适合的雪场考察,由对方雪场的总经理来进行交流和培训。在全世界的滑雪人口都在向下降的时候,只有中国在往上升。在这种情况下,我非常希望它有一个良好的、健康的发展。”

非雪季运营,中国雪场的突破口

中国雪场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如何在非雪季运营,以实现可持续经营发展。对此,李老师认为我们可以从国外同行那里学到很多:“我们的滑雪场需要改变一些经营理念。想办法把现在三、四个月经营的东西,变成全年的东西。比如雪具大厅、雪道、索道这几个对于雪场来说最大的投入部分,变成可以用上八个月。如果可以冬天滑雪、秋天爬山、春夏远足,很多收入上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2015年8月前后,李臻吾将会带一些优秀的中国滑雪指导员去美国,参加山地自行车指导员培训:“我们要去的是一家’废掉’的雪场,因为以前只有一条索道,没法跟别人竞争。后来被人买了下来,设法从三条山道,变成了三十多条山道,目前在从事山地自行车场地的经营。山地自行车与滑雪有相似之处,都是下坡,都有速度,都有运动的快感和一定的危险性。对于一个已经掌握滑雪教学技能的指导员来说,让他再掌握一个山地自行车的教学技能,就会相对容易一些。对于滑雪指导员来说,他已经知道怎么教别人滑雪,现在可以增加一个如何教别人骑山地自行车的技能。同时,骑山地自行车的季节可以达到每年十一月,可以和雪季接上。此外在人员的管理上,增加山地自行车项目,就可以允许雪场向各个接待环节的员工支付十个月的工资,那对员工的吸引力,就会远比付他三个月的工资更有吸引力。”

“这么一来,滑雪学校的校长,夏天就变成了山地自行车学校的校长。滑雪学校的指导员,到了夏天就是山地自行车指导员。此外雪场的管理人员、餐饮服务人员等等,再夏天的时候,都可以因此而留下一部分。山地自行车只是一个例子,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让雪场在一年中的不同季节经营。”

在李臻吾看来,然而这一切的可能性,都要从一个“人”字出发:“也就是说,理解这个理念的人,具有经营管理能力的人,以及培养这种经营模式下所需要的人等等等等,一切都要从人开始。人材需要花时间和金钱去培养,之后还需要如何留住人材,这也是我想和大家交流的。”

一切从人开始

在李臻吾看来,人是最重要的,特别是从滑雪场的长远发展来看:“人员的聘用、培养、包括如何留住人,如何解聘人,都是一门学问。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好好培养人材。”

以滑雪指导员举例,除了自己会滑,还要学会如何教会别人,这里面包括了教学方法,也包含心理学知识:“如果客人曾经有过运动伤害,那他对滑雪是不是会自然多一些恐惧?如果客人说我有惧高症,那他是不是可能会对乘坐索道有障碍?客人年纪大,说我怕摔,这也是心理障碍;客人说我生长在海南岛,没见过雪,初次滑雪,也会有相应的心理变化。所以,在没有正式上课之前,就需要通过短暂的,比如一到两分钟的接触过程,了解你的客人,他是做什么的?之前有没有受过伤?他做运动有没有什么顾忌?我需要如何对待他?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教他?这就是心理学的领域。”

不摔跤就学不会滑雪?

在从事滑雪指导员的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李臻吾教过各种各样的学生:“我50多岁的时候还教过一个73岁的学生,他乘坐私人飞机从华尔街飞到雪场。当时他穿上雪鞋站在雪地上,两条腿一直在发抖。我教了他一周的时间,最后他可以穿着雪板很顺畅的从雪道上滑下来。所以如果你问我要学滑雪应该怎么请滑雪指导员?其实最简单的标准就是,指导员能不能保证你不摔跤,就这么一句话。有人说不摔跤学不会,这是完全错误的,这是因为指导员不会教,缺乏经验。”

滑雪圈内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亲人、爱人和朋友之间不要相互教滑雪,因为很容易影响感情。“所以男女朋友之间不要互相教,老公和老婆之间不要互相教,此外如果希望孩子学滑雪,爸爸妈妈也不要自己去教。如果想学滑雪,一定要请专业的指导员,这样才能保证快速的学会,”李老师说。

如今,李臻吾的儿子和女儿都在大众滑雪教学领域,73岁的太太曾任雪场巡逻大使,现在是残疾滑雪学校的滑雪指导员,小孙子则从11个月就开始接触雪,现在已经一定程度上掌握了竞技滑雪的水平,“儿童是国家未来的主人,雪童是滑雪产业的栋梁,”李老师说。

对于初次接触滑雪的人,李老师的建议是:“记住最首要的就是安全。安全永远排在第一位,比快乐更重要。我现在的个人目标就是希望能继续提高自己的滑雪技术,但我所说的技术并不是追求极限,也不是追求速度,我希望提高追求滑雪的享受,能更进一步的达到——‘任何雪况满山飞’。”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