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549822

 

第7期滑雪族 出品

钼,银白色金属,硬而坚韧,少量添加到钢之中,可使钢变硬。尹士伟,热爱户外运动到痴迷,因为屡屡挑战极限而受伤,仍然继续坚持,被圈内朋友称为“钼人”。现任万科松花湖度假区滑雪学校校长,1985年八一队冬季两项运动员、中国武警滑雪队冬季两项运动员、教练员,国家一级裁判员。曾代表中国参加世界警察运动会冬季两项滑雪比赛,可以在心率120的状况下,用5.6口径的步枪击中50米开外的标靶。

初次见到尹校长,朴实的言语和北方汉子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出生在东北,从14岁被选入体校开始,之后就一路追寻着滑雪运动的魅力,到现在已经滑了快30年。现在他冬天滑雪,夏天滑水——帆船、帆板、风筝冲浪等等都是他的乐趣,今年,尹士伟把风筝带到了雪道上,开始尝试风筝滑雪。尹士伟不但自己玩儿出了花样和事业,也将滑雪推广到了更广泛的大众领域。

19岁的冬季两项滑雪运动员

“我小时候的长跑成绩很好,又比较贪玩,当时觉得滑雪既好玩,又能让我继续从事体育运动,我很喜欢,就这么滑上雪了”,14岁的尹士伟被教练看中,选入了业余体校,从那时开始接受系统的滑雪训练,从儿童比赛到青年比赛,一路参加下来成绩优秀且稳定,于是被顺利选入八一滑雪队,开始参加全国性比赛。1986年,尹士伟入选中国武装警察部队滑雪队。一年之后,19岁的他代表中国,参加了世界警察运动会冬季两项滑雪比赛,与来自世界范围的滑雪大国选手在意大利同场竞技,获得了第十名的突出成绩。

“冬季两项/小编注释/的赛道由上坡、下坡、转弯、树林等各种雪道组成。我们背着10斤重的5.6口径专用步枪,每滑一段距离,就有一次射击。射击的时候,我们的心率会在每分钟100-120次之间,准星也会随着你的心跳不停起伏,因此需要调整呼吸,掌握好击发时机,此外还要根据当时的风力作调整。立式的命中区域是110毫米,而卧式的命中区域是45毫米,射击距离50米,竞技路线又分10公里和20公里两个长度——这项比赛很辛苦。”尹士伟用这句话总结了他练了十年的竞技项目。

做了十多年运动员之后,尹士伟成了武警滑雪队里冬季两项滑雪教练员,在他的指导下,运动员童雪梅在1996年的全国滑雪锦标赛冬季两项女子10公里项目中夺得第一名。

转业的时候,尹士伟被分配到了吉林省体育局,由于兴趣一直在雪上运动,他开始自己搞滑雪俱乐部,汇聚了一群志同道合的雪友、会员,并组织他们去国内外各大雪场滑雪,学习、参加国内、国际滑雪裁判员工作。2000年,随着中国大众滑雪产业的渐暖,尹士伟的个人发展方向也逐渐清晰,并投身到了大众滑雪教学和推广领域。2008年,尹士伟加入中国滑雪协会,参加了由中国滑雪协会举办的国内外多次滑雪教学培训,“之后这几年主要在从事大众滑雪的一些教学工作。”

滑雪规则就是雪道上的交通规则

“随着我们国家大众滑雪产业的发展,玩儿滑雪的人越来越多,滑雪爱好者的群体也越来越年轻化,很多年轻人也玩儿的起滑雪。同时大众滑雪对于雪友年龄的接纳度也很广泛,从儿童到成年、再到老年,是都可以玩儿的一项大众运动,”尹士伟说:“对于所有年龄段的雪友来说,都可以通过滑雪获得乐趣。你会通过接触大自然获得好的感受,同时还会因为滑雪的速度感和刺激感,越玩越上瘾,所以滑雪也号称白色鸦片嘛。对于初级雪友来说,滑雪对体力的要求不高。现在的雪场基本上会把雪道配备得很完善,比如最初级的魔毯道,就像我们超市或者机场的自动扶梯一样。你站在上面,魔毯就把你自动送到雪道的起点,上行的时候不会消耗你的任何体力。”

滑雪初学者在掌握了一些技术之后,很容易出现的状况,就是容易高估自己的技术水平,尹校长对此反复强调:“安全第一,循序渐进。从最初级的魔毯道开始,根据自己的技术水平,慢慢提升到绿道、蓝道、黑道,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初级道、中级道和高级道。通过多次的练习,只有学会安全的掌控速度之后,才能慢慢的从魔毯道过渡,逐级提升,逐级挑战,这样会安全很多。其实滑雪场安全规则说白了就和交通规则是一样,比如禁止超速滑行,禁止撞人,山下的滑行者要让行山上先起滑的滑行者;停止的时候要靠要站在雪道边沿明显处,面朝雪道等等,这都是一些滑雪的安全须知。我认为这是每个滑雪爱好者必须要懂的,就象交通规则一样,需要大家去遵守。”

请专业滑雪指导员是学习滑雪的捷径

“请一位专业的滑雪指导员,是学习滑雪的捷径,”这是尹校长对打算学习滑雪的人的建议:“滑雪指导员会在第一时间教会你什么叫滑雪道的安全,什么叫雪场的安全须知。其次滑雪的技巧是需要学习的,一个穿惯了鞋子走路的人,突然叫他穿上梆梆硬的雪鞋,再套上一块1.5米长的板子站在雪地上,可能他连动都不敢动。他需要重新学习走路,请滑雪指导员教你,可以事半功倍。”

在尹校长看来,对于初学者来说,甚至如何穿着雪鞋走路,都需要学习:“有人说,我自己也会走啊。但指导员会循序渐进的教你——怎么站才不累,怎样通过移动重心走路,怎么走能越走越快,到最后甚至可以跑。之后才去教你穿上雪板。穿雪板也不是一次性把两只雪板都穿上之后就去上雪道,因为你还不知道怎么去控制速度。所以我们会教你先穿着一只雪板在平地上滑行,熟练之后再教你把另一只雪板也穿上。然后才是穿着雪板怎么在平地上转向,怎样走路雪板才不容易重叠。最后才是滑行,采用什么样的站姿,重心在哪个位置,眼睛往哪儿看,手在哪个位置等等。很多人盲目地去滑雪,不会控制速 度,从雪道上高速直滑下来,很容易与其他人相撞,造成严重的事故。我认为如果要请指导员的话,这些情形完全可以避免。”

挖掘最大的滑雪人口量

中国大众滑雪产业从二十世纪初开始发展,经历了快速发展的过程,到今天中国滑雪人口已经超过一千万,并仍然在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中国的大众滑雪产业发展非常快,包括松花湖在内的各个雪场的滑雪学校,都在纷纷挖掘最大的滑雪人口量。我们正在通过举办滑雪儿童冬令营这样的项目,开展系列教学课程,希望会对大众滑雪产生一些推动,比如孩子滑雪学好了之后,也会带动家长滑雪。同时我们国家也在通过申办冬奥会,让滑雪更加走向大众,成为全民级别的运动。”随着中国大众滑雪产业一路走来的尹士伟这样展望中国的大众滑雪产业。

身为滑雪学校的校长,尹士伟难得自己痛快享受一次无拘无束的滑雪体验,近期让他觉得最痛快的一次滑雪,是2014年三月在美国的雪场:“我们先是在海狸溪(Beaver Creek)雪场赶上了一场大雪,紧接着又在威尔(Vail)雪场赶上了一场大雪,雪道有几千米长,滑起来就不想停,又累又兴奋,就想把体力完全消耗完。我在这两个雪场一共滑了六天,每天从上午十点滑到下午两点,滑到精疲力尽,到了晚上就跟雪友一起,吃美食、喝酒,分享一下每个人的滑雪感受。那是我自己滑得最痛快的一次...”

除了有着“白色鸦片”之称的滑雪,尹士伟现在帆船、帆板、风筝冲浪这一系列有“蓝色鸦片”的水上活动也玩儿出了门道和乐趣,属于“中毒已深”的玩家——“这些运动的技术理论是相通的,有着一样的速度感、刺激感和驾驭感。”学会了风筝冲浪之后,尹士伟发现国内外还有人在玩儿风筝滑雪,特别适合冬季在中国东北开展。今年冬天,尹士伟已经将风筝带到了雪道上,并将在吉林尝试推广风筝滑雪运动:“滑雪能陶冶情操,能让我们接近大自然,给我们带来健康。我希望大家都要安全滑雪、快乐滑雪。”

/小编注释/:冬季两项赛起源于挪威,与人们在冬季狩猎活动有关,是一种滑雪加射击的比赛,所以运动员需要完成越野滑雪和射击两项内容。运动员滑雪时会身背专用小口径步枪,每滑行一段距离会在指定的地点停下来进行一次射击,比赛成绩以滑雪时间和射击成绩加合计算。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