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549822

 

第8期滑雪族 出品

老骥并不老,有双善于观察细节的眼睛,外表温文尔雅,内心重情重义。他经营的4+2装备库位于京城东南四环与五环之间,是个营业面积逾千平米、由一个带院落的库房改造出来的双层空间,除了雪具雪服一应俱全以外,还有绿植、Cafe茶室、LonelyPlanet和猫。采访的时候,有灯光和镜头在,老骥有些拘谨。等到灯光撤了,机器摘了,我们坐进茶室,他就完全放松下来,人一自在,话也多了。从选择雪具经营,到装备库的选址,再从经营初期的艰难走到如今的渐入正轨,老骥说的最多的是“直觉”两个字。

初次滑雪 每况愈“上”

2003年,老骥头一次被朋友拉上雪道。第一次滑雪,他就选了难入门的单板,也没请教练,朋友给他“说了说”,之后就把他放到一边自己滑去了。老骥当时没戴护具,结果“摔的挺惨的”,之后中间隔了一两年,没再去雪场。

一段时间之后,老骥又练了起来:“我不是属于那种学的特别快的,一开始滑雪老是跟跟斗斗的,老是挨摔。”结果老骥较上了劲,屡摔屡滑,到了2006年,渐渐找到了感觉,开始体会到了滑雪的乐趣,从此“不是每况愈下,而算是每况愈’上’,最后彻底喜欢这个运动了。”

雪板上 找到人生乐趣

老骥本来化工专业科班出身,然而在大学里学的东西并非他的乐趣。先后接触到户外运动和滑雪之后,帮老骥认定了方向,从此坚定走上了“不务正业”的道路——“我发现自己既喜欢滑雪这项运动本身,同时滑雪的器材也都特别精致,让人喜欢。” 滑了几年之后,老骥开了间店,开始专门销售滑雪装备:“这个名字也是当时一拍脑门想出来的,4+2可以理解为四个轮子+两条腿,也就是把自驾车和包括滑雪、登山与徒步、自行车等在内的户外运动都装进来了。”

虽然有过开户外装备店的经验,然而在经营的头三年里,雪具店几乎一直在赔钱:“头两年里,卖出去的雪板加起来还不到100套。”圈儿里人都认同中国大众滑雪趋势是好的,但毕竟还是在行业发展的初期,再加上雪场都会为顾客提供雪具装备租赁,到底有多少人会自己掏钱买雪具呢?老骥当时心里也有点打鼓:“我们当时还想,雪场的这个规则并不有利于我们的销售。但是我们有直觉,觉得中国的大众滑雪产业一定会渐渐发展起来,于是我们就坚持了下来。” 老骥坚持了下来,并且发现当雪友真正享受到滑雪的乐趣之后,往往不再满足于使用雪场提供的租赁设备,而是想要一套专属于自己的雪具。就这样,随着大众滑雪产业的慢慢发展,雪具店逐步走上正轨。如今在销售的旺季,店里会全体总动员,忙的时候连午饭和晚饭都顾不上吃,“现在我们每年销售额的增长都还是良性的,和我们最初对它的预期和判断比较一致,”老骥说。

如今,4+2装备库有给入门级雪友准备的高性价比组合,也有为土豪级准备的“高大上”产品,还有为发烧友特别挑选的兼具品牌、功能与品质的好东西。今年他们还特别投入小十来万元进口了专业热塑机,为顾客提供雪鞋量身塑形的服务。采访间隙,几个顾客在店内挑着装备,闲聊着“过两天就可以滑了”的话题。“作为一个专业的雪具店,我们所有进店的产品都是经过我们反复斟酌挑选的。对于我来说,可能考虑的是品牌的历史、美誉度,还有产品的品质以及外观,是很综合的因素,选择不同的专业品牌,有时候也凭借直觉和个人喜好,”老骥说。

越是滑雪老手 越是小心翼翼

老骥有个观点,认为滑雪和开车有异曲同工之处。在汽车刚刚发明出来的时候,主流的交通工具还是马车。当时的人们不了解汽车,因此对它有恐惧,视它为怪物。然而一旦大家了解了汽车,并且都遵守交通规则之后,就能享受到汽车给生活带来的极大便利,交通的安全隐患也得到了控制。滑雪也一样,当我们还不了解滑雪的时候,对它产生恐惧也是自然的。入门的时候,只要跟着专业的人学习,遵守规则,就容易在开始滑雪的时候获得乐趣,规避风险。

“滑雪的年头越长,听到、看到或者自己经历的滑雪伤害就越多,所以越是滑雪老手,就越是会小心翼翼。这就像老司机一样,反而会越开越慢,越开越稳。”老骥觉得,每一位雪友和大众媒体,都有责任提及风险和安全意识,不能只单方面渲染滑雪乐趣。

无朋友 不滑雪

“滑雪是一项呼朋唤友的运动。有一句话,登山领域也在用,我觉得也适合用到滑雪圈里——无朋友,不滑雪。”老骥把我安顿到茶室里坐下,回身给我烧水:“你想想,还能有什么运动,能让你跟一帮朋友一起呆上两个整天的?你和技术水平差不多的雪友,甚至技术水平相差悬殊的雪友,都能玩儿的到一块去。和不同年龄段的朋友也能玩儿到一块去。”说起滑雪的好处,老骥的话匣子完全打开了:“像我们,常年居住在大城市,朋友之间可能一、两年都不一定能见上一面。硬要见一次,顶多是吃顿饭就得匆勿离开,再多耽误点时间,好像都有一种负罪感,但在滑雪场就不一样。滑雪就是这么一项运动,它能够让人与人之间回归传统,去掉功利,多些亲情,多些友谊,让人生留下更多美好的回忆。”

“滑雪是唯一一个可以从7岁一直玩儿到70岁的运动。你看我前两天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位老哥的照片。他在快退休的时候爱上了滑雪,滑了两年,现在已经能从万龙最陡的雪道,就是俗称大奔儿头的那条上滑下来。可是你绝对猜不出,他曾经做过开胸手术,胯骨也动过手术,他是医生下了判断要坐轮椅的人。我觉得就冲他这个精神头,滑到80没问题!”说到这里,老骥自己也兴奋了起来:“我有个朋友也是做滑雪的,他有个户外产品系列单名一个’气’字,我很喜欢,滑雪就是让人活出一种精神,活出一个气字。”

滑了这么多年雪,每到冬天,老骥还是会很期待雪场。今年老骥会跟几个圈内朋友去美国最大的范尔(Vail)雪场滑十天:“前几年忙店里的生意,自己滑雪只能去京郊滑一滑,这次算是玩儿的比较狠的一回。”采访结束,老骥把拍摄团队送到了大门口。没过几天,就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他人已经到了这个北美最大的雪场。在老骥分享的照片里,有飘着雪的静谧小镇,也有白雪覆盖的雄伟山脉,也有几位值得尊敬的资深人士——雪龄将近半个世纪的女滑雪指导员Kellen,还有教过20多年滑雪的Thomas,还有的甚至已经教过一个家庭里的两、三代人!老骥写道:“中国的大众滑雪历史不过十几年,希望我们的雪友和雪圈里的专业人士,也都要学会坚持,坚持到最后的荣誉和尊严。”

老骥自己参加了一个由户外从业人员自发组织的小团体——名字就叫“快乐滑雪”,老骥在朋友圈里写道:“希望等我们老了之后,还能想起呼啸过后刻在万龙雪地上的痕迹…大家还能一起结伴而滑,青梅煮酒,快意人生!”

往期回顾